【收藏】泰兴博物馆紫石老人对联

2016-12-12 15:12:41来源:泰州晚报作者:沈佳惠

  小时候,看过一部电影《黄桥决战》,印象最深的是片中激烈的战斗场景,而对一位白发苍髯的老者,时而义愤填膺,时而激动万分的表情不甚明了。时至今日,再次观看这部影片,方知这位老者是江苏海安的爱国民主人士韩国钧(1857-1942,字紫石,号止叟)。当年,八十三岁高龄的韩老,多次游说于韩德勤和陈毅之间,为国共及各界民众团结抗日多方奔走,令人动容,被人们尊称为“紫石老人”。

  今年7月,紫石老人的一副对联入选“祥泰之州·地级泰州市建立20周年书画作品展”,在中国美术馆连续展出8天。世人皆知,紫石老人因其崇高的民族气节和爱国主义精神,被老一辈革命家陈毅誉为“民族抗战的楷模”,他的爱国心举世景仰。殊不知,紫石老人也是一位有着深厚艺术造诣的文化名人。史载他“好诗词,爱书画,其平生虽不以书传,但所书生拙峻辣,用笔沉稳练达,结体大智若愚,中锋侧锋互用,深得颜真卿书法真谛”。泰兴博物馆收藏的这副对联,乃紫石老人书法作品中的精品,显现出高超的艺术水准。

  对联横32厘米,纵132厘米,纸本。联曰“要累黄金高北斗,故鞭赭石涸南山”。上款“宪民先生属书”,下款“庚子初冬韩国钧”。下钤“止叟所作”白文印一枚。全联书法看似简约,实则大气。用笔运墨酣畅淋漓,魄力雄迈。笔画横细竖粗,撇轻捺重,易方为圆,处处显现颜体的“筋”络,不仅如此,还掺入了魏碑笔意。尤其是淡化颜体捺笔的“燕尾”之态,融入魏碑的劲健雄俊,古朴自然。整体呈行楷书艺术,气势开张恢弘,形散而神不散,将古人楷书之精华融会贯通,形成了紫石老人独具个性特色的书作。

  联中十四字出自近代古文家、诗人吴恭亨所著《对联话》卷一,是吴恭亨为湖南慈利县七都狮子岩铅矿公司所作。当时,晚清维新派政治家陈宝箴在湖南任巡抚,大治矿政,设局分办。此铅矿公司为吴恭亨门人姚生范倡办,为勉励门生,吴恭亨共写对联三首,此为其中之一。当时,苦于没有矿学专业人才,以土法开采多年却不见功效,故联语中显露出焦虑、鼓励之意。至于紫石老人为什么选择此联赠送给“宪民先生”,个中的人际、职业、喜好等原因,今已无从查考。

  据《止叟年谱》记载,庚子年(1900年),韩紫石四十四岁,“正月卸署永城县事,五月请咨遵卫河由天津入都引见,适以掌匪之乱……七月两宫西幸,九月十一日奉檄到卫辉府浚县本任……”。庚子年在中国近代史上是一个多事之秋。八国联军侵入北京,烧杀抢掠,清廷逃跑,义和团和零散军民激烈抵抗,壮烈牺牲。这年夏,韩紫石接到谕旨,以“明保”身份进京向朝廷禀报有关事宜。到达静海县,因听到炮声隆隆,无法进京,只得折回。

  韩紫石从1889年开始官场生活,先后任行政、矿务、军事、外交等职,从一介文人为官从政,直至升任封疆大吏,后又从封建官僚乡居问政,而成为著名爱国士绅。“庚子初冬”时期的韩紫石将义和团称为“掌匪”,显然有着传统的忠君思想,但他善治民生,又有着同情民众疾苦、忠于职守的思想。他顺应历史潮流,伴随革命起伏、社会发展,忠君思想不断削弱,爱国思想不断上升。最后,在抗日战争时期,爱国、救亡、联共、反蒋,发展成为主导思想,终于成为著名爱国士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