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说】坊间笔记

2016-12-19 14:27:52来源:泰州晚报作者:何锡龄

  季寓庸三计退海盗

  泰兴人季寓庸(1590-1673),字因是,明天启二年进士。任过浙江余姚、临海和河南济源、祥符(现开封)等地知县。在吏部主事任上时,因刷新朝政,改制社会,放开言论,惩治腐吏的主张,为把持朝政的宦官魏忠贤所不容,被解官回乡。

  当时,社会政治腐败,连续几年的旱涝等自然灾害,从而让日本浪人和沿海一些游民组成的海盗,乘机从东海窜入内地,攻城略地,杀人放火,烧杀抢掠。

  泰兴临江面海。某年春上,这样的一股倭寇又窜至城外,烧杀抢掠,知县忙让关闭城门,加强警戒。由此一来,全城人心惶惶,商家歇业,店铺关门,大白天在街上也难见一个人影,真可谓死寂寂难闻鸡犬声。

  倭寇虽暂时挡在城外,但因与周边农村隔绝,不久,城里就出现了粮荒,百姓日常所需的菜蔬也断了供应。此时,赋闲在家的季寓庸虽已七十岁,但他在家再也坐不住了,情急之中,便拄着拐杖赶来县衙。

  因一头白发,进门就被一公差拦住,后因内中有人认识,这才得以放行。由此见了知县,气不打一处就说:“关闭城门,虽说挡住了倭寇,但城外百姓仍受其杀戮,客观上助长了海盗的嚣张气焰;城乡交通堵塞、粮食蔬菜等现又无处购买,百姓如何生活。作为父母官,你于心何忍?”见知县嗫嚅无言,心中虽不满,于是便提出:我意是一要主动出击,派精干官兵下乡缉捕,发现一个绝不手软,格杀勿论;二是要打开城门,接纳前来避难的百姓。对外来人员,严格盘查,以防贼人假扮作村民混入其内;三是要动员城内住户,出钱捐粮,一家一丁,进行日夜巡逻,夜里则要多举火把,擂鼓吹号,用于联系。知县听到这里,方才连连点头,拍手叫好。

  此后,因按这三计行事,倭寇见城内白天到处刀枪鲜明,人如蚁动,夜里又是戒备森严,火光冲天,知这里已有准备,只好灰溜溜地退回东海边去了。

  季寓庸一直活到八十四岁,出于对他的尊敬和爱戴,他病逝后,人们将其灵位供奉至县内的乡贤祠内,以示纪念。

  季开生上书死谏

  在泰兴民间,人们对那些不达目的,追着不放,像绳、草一样纠缠着不放的人和事,有季开生上书——死谏(缠)的这样一句歇后语。这里的谏,本读践(jiàn),但在泰兴方言中,这里读成平音,故而也就成了缠字。

  这句歇后语背后,有着这样的一个传说。

  那是清顺治十二年(1655)时,入主中原的清统治者在京城大兴土木,乾清宫落成后,派内监前往江南采购陈设器皿、奇花异石,并准备到扬州征选美女,以充后宫。此时,进士出身,时为礼科给事中(谏官名)的泰兴人季开生听说这事后,十分不安,新政初立,怎么能去干这种祸国扰民之事呢?于是,他连夜赶写了《谏买女子疏》的奏章,上呈给皇帝,说朝廷到扬州征选美女,势必让百姓惊骇异常,嫁娶非时,骨肉分离,造成社会动荡,由此请求收回圣命,以慰百姓。

  正言直谏,本就是谏官之职责事。顺治见此奏章,甚为吃惊,暗中交办的事,怎么为外人所知?派人一打听,此事在京城内,已被传得沸沸扬扬,人心惶惶。为保住自己的脸面,由此便耍起无赖,来了个矢口否认,并以“无中生有,肆意污上”的罪名,将季开生抓捕入狱,逼他自己认错。狱中,季开生被处以杖刑,打得皮开肉绽,鲜血淋漓,但他就是不松口,说自己没有错,更不会去编造。审来问去,最终也没有结果。无奈之下,只好将他流放到东北服苦役。

  选美之事虽说再也不提。但在辽东尚阳堡服刑的季开生可吃尽了苦头。五年后,时年33岁的他,在一次犯人殴斗中被人打死。这年年底,因全国普遍遭遇旱灾,顺治皇帝下“罪己诏”谴责自己时,想到当年的这位忠言直谏的旧臣,这才给他平反。事后,恢复原官,允许归葬,并让其一个儿子入国子监读书。

  不畏强权,禀笔直书,刚直不阿的精神和勇气,季开生由此被后人誉为“清史第一谏臣”。泰兴人在教育和激励后辈的讲述过程中,季开生上书——死谏(缠),从而就形成了这句歇后语,并流传至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