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当】消逝的滨江修旧业

2016-12-19 14:30:35来源:泰州晚报作者:戚正欣

  在中国漫长的农业社会中,由于生产力低下,人们对劳动成果十分珍惜,养成了勤俭节约的优良习惯,对使用坏了的东西总是能修则修,能补则补,绝不随意丢弃,实在不能修补的也要放在家中,等待修理同类物品时再利用其可用的部分配件,那时,修旧业成了人们日常生活中离不开的行业。

  旧时滨江的修旧行业门类较为齐全,其中主要有四类:即修钟表的、修钢笔的、修雨伞的和修套鞋的。这些行业中,修钢笔、修钟表的一般都有固定的门面,修雨伞、修套鞋的则身背工具箱,大街小巷游走吆喝,一旦接到活计,则在顾客家门口或街头巷尾的开阔处摆下作场,就地为顾客修理,做到立等可取。

  口岸修旧业之一的修钟表业是随着上世纪初洋货涌入滨江地区后兴起的,那时候,口岸中等以上人家堂屋香案正中都摆放着一台大座钟,左边放着花瓶,右边放着镜子,寓意“终身平静”,后来,随着钟表的普及,社会上钟表拥有量大增,对钟表修理的需求也逐步增大,修钟表行业遂发展起来。

  新中国成立前后,口岸修钟表最出名的有两家,一家是位于解放街的吴记钟表店,店主吴敬庸,一家是位于新民街的蒋记钟表店,店主蒋凤祥,每家店铺都有两间门面,店内山架、柜台上摆满了大小不一、造型各异的已修或待修的台钟或立钟,玻璃柜台内放满各式手表。

  小时候,从这两家修表店前经过,总可看到店主人在强烈的灯光下,坐在玻璃柜台后面戴着放大镜聚精会神地修理手表。到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后,价格便宜的石英表、电子表进入口岸,戴机械表的人大为减少,再后来,随着手机的普及,戴表的人越来越少,有的人表坏了就重买新表不再修理,修表业迅速走向萧条。

  口岸的钢笔修理业是随着钢笔进入本地而产生和发展的。钢笔修理业的产生和兴旺和其他修旧行业一样须具备三个条件,这就是1、被修物品价格较贵且使用者较多。2、被修物品易损易耗。3、修理时成本不高。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修钢笔的行业就符合上述三个条件,故产生并兴旺起来。

  口岸修钢笔的首推季宝官,他有着几十年的修笔经验,在解放街开了一爿小店,因脸上有麻子,人们背后都称他“麻官儿”,“麻官儿”修钢笔技术一流,有笔送来,他当修则修,当配则配,很快就能将笔整修如新,且收费不高。在口岸,还有一个修钢笔的叫霍平,其店位于中小学生上学的必经之地团结街,他同时还兼营刻章,生意也不错。

  旧时的雨伞主要为纸伞和布伞,还有少量兼顾遮阳的绸布伞,其骨架或竹木或铁丝。旧时买伞较贵,穷人遮雨主要靠箬篷和蓑衣,有伞的人家若是雨伞坏了,就找游走于大街小巷的修伞人,伞面损坏的在伞面上用胶水补块纸或布,然后涂上桐油,骨架损坏或缺失的则换上新的骨架,要价也不多。

  小时候,离我家不远的武庙巷有个修套鞋的外号叫小鸭子,每天身背一只木箱,在大街小巷吆喝修鞋。在那之前,人们没套鞋时一旦下雨都是穿的钉鞋或木屐,春夏秋三季就是直接打赤脚。有了套鞋后,鞋底一旦被戳破或鞋面破裂舍不得扔掉,便由修套鞋的用胶水和一块胶皮将它修好,收费也不算高。

  如今,随着社会的发展和科技的进步,一些老的用品逐步被新的价格低廉的用品代替了,老的用品损坏后也无人再修而被作为废品处理了,于是,一些老的修理行业也逐步消逝了,这既是历史的必然,也是社会进步的标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