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橹桨煤油灯

2016-12-25 11:18:35来源:泰州晚报作者:宗家林

  前些日子,因服从拆迁需要搬家,我在整理老宅家当时,偶然在壁橱里发现了家中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使用过的小煤油灯,岁月轮回,这盏小煤油灯早已成为历史的产物,我抚摸着这盏满面灰尘的煤油灯,它虽然老旧,但却勾起我无限的遐想,仔细地打量着这走过60多年风雨的灯,这盏煤油灯在无电力照明时代是全家人生产、生活中的必需品之一,这盏灯是指引全家人由贫穷走向富裕的有力见证,它是指路明灯,更是全家人心中的灯。它身高18厘米,由上、下两部分组成,上部是铁质的圆形灯头,圆形灯头中间安装着灯芯,旁边有一个旋钮,起控制灯光大小的作用,圆形灯头上有螺纹可以固定在储油罐和玻璃底座上,储油罐专门储存燃料,由玻璃材料制成,别看这普通不过的小煤油灯,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可是日用奢侈品之一。它在我家度过了人民公社化时期,三年自然灾害时期,“十年文革”动乱时期,改革开放时期,时至今日历经60多年的风雨沧桑,煤油灯的燃料起初是大豆油、花生油、芝麻油,由灯芯蘸着香油而燃烧发出光亮照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煤油灯的燃料是火油(俗称“洋油”)。在计划经济时代,凭票证供应日常生产生活必需品,买煤要煤票,买米凭粮票,买布要布票,买糖凭糖票,买火油当然要火油票了,四口之家每月只能供应一斤火油,根本满足不了火油灯工作需要,农村照明只有火油灯,其次是蜡烛,因为蜡烛价格高,农村人买不起。在大集体时代人口多的家庭,晚上孩子们学习温习功课,往往是几个人挤在一盏煤油灯下,农妇在一旁忙其他的活儿,春天纺棉纱,夏天捻麻纱,秋天缝衣服,冬天纳鞋底,小小的煤油灯发挥了大用场。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各生产大队都有活学活用毛泽东思想宣传队,演出革命现代京剧样板戏,在露天文艺演出广场上,用毛竹插在地面上,两面各挂一盏汽油灯,广场上通明透亮,让饱受体力劳动的男女老少,填充精神文化生活的空虚,在业余扫盲班上吃过晚饭的青壮年男女借助扫盲班上的煤油灯光,学习简单的文化知识,摘除了文盲的帽子。上世纪六十年代栽插双季稻,为了防止虫害,人们发明了绝招,把马灯挂在稻田中间,下面放一瓷缸,起到诱蛾灭虫作用,既节省购买农药的花费,又减轻劳动强度,是一举两得的好事情。

  小油灯虽然没有现在的电灯亮,但是它走过极不寻常的发展道路,它是照亮人们前行的坐标,是人们心目中的指路明灯,有了小油灯,人们前进有方向,生产学习有亮光。虽然使用煤油灯早已成为历史,但是对于六十岁开外的国人还是刻骨铭心记忆犹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