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说】坊间笔记

2016-12-25 11:19:44来源:泰州晚报作者:何锡龄

  朱铭盘戏写挽联

  朱铭盘,泰兴城人,清光绪八年(1882)举人。这个后曾任过民国总统袁世凯老师的才子,其文才在年轻时就驰名大江南北,与南通张謇、通州范肯堂、如皋顾延卿、海门周彦升被誉为苏中五大才子。

  这里,是在他年轻时赴京赶考时所发生的一件趣事。

  当年,他与张謇、范肯堂二人赴京赶考,三人同乘一船沿大运河北上。漫长的旅途中,遇有风景名胜地,他们上岸游览,把酒言欢,作诗赋词。时间一长,本就贫家子弟的三人,所带盘缠日渐捉襟见肘。

  这天,船至清江(淮安),停泊在此处的一个大码头。此时,虽天色已晚,但码头上却热闹非常,穿白衣戴白帽之人往来不绝,打听之下,方知一京官因病逝回乡,家人正在为他举行吊唁活动。

  朱见其派场甚大,心想这个当官的必定是个殷实户。灵机一动中,便让船夫买来白纸,挥笔写成挽联一副。上联两句是“幼同学,长同游”,下联因年代久远,已失传了,但内容总不外是痛惜、哀悼之类的话。落款处署上自己和张謇及范肯堂的名字,三人便送上门去了。

  京官家人见到父执辈的友人送来挽联,虽说与他们素不相识,对父亲幼时同学,且又共同出游过的这一段历史也不甚清楚,但这三人的声名是听说过的,想来也不会是沽名钓誉,弄虚作假之辈。拜谢后,便将他们延请至内室,奉为上宾,酒肉款待。

  酌谢过程中,得知他们所带经费不多,回程时,作为回礼,便赠给一只装有两包茶食的礼盒。三人到船上打开一看,那里面竟装有十两纹银,虽说数量不大,但可算是雪中送炭,足以支付去京城的费用了。这一来,三人放声而笑。而张謇,后来成为状元的人,回想起这一切,便半真半假地指着朱铭盘说:“好你个泰兴郎,原来还是个促狭鬼!”

  陈潮画“圆”

  陈潮,泰兴霞幕圩(今曲霞镇)人,清道光十一年(1331)举人。

  当年,他赴京参加进士考试时,被人延请至家中坐馆教书。这一天,随友到一饭店就餐。进门后,见大堂内多人正围在一桌前,探头一望,原来内中一人正在伏案刻字,且为当时较为流行,且受人们欢迎的小篆体。

  书法,在中国已有几千年的历史,但至清时,因小学昌盛,盛行篆体。而小篆又因其字体质朴古雅,除垂直笔外,纯系中锋用笔,由此更为受人青睐。宴请者不知何事,正想上前询问时,嘴快的陈潮用手一拦,说:“雕虫小技,何足道哉!”正为此言后悔时,没想被那刻字者听见。这个人在京城,也是小有名气的书法家,当即起身而立,喊了声“客官慢走”,双手一拜道:“小生不才,愿以一字就教”,说罢,便又用毛笔写了一个篆体的十字。那用意十分明显,看你口吐狂言,可认得这是何字?

  这“十”字因是小篆,故非一横一竖这么简单。从历史渊源来讲,篆体源自秦时李斯,是秦始皇统一六国时所颁定的国家文字。而到此时,经后人汲取石鼓文和碑文的特点,已形成了每画两头圆,不薄、不弱、不飘,真力弥满的笔法。陈潮见自己无意中的一句话得罪对方,正在懊恼间,没想到对方竟然得理不让人,公开挑衅,而其咄咄逼人的神态又让人难受。其实,从幼年蒙学始,陈潮就对书法情有独钟,中举后更是热心于篆字研究,多年如一日。且不论寒暑,每日皆临三百个篆字。现见事已如此,当下也不好多作评说,微微一笑,便又回到桌旁,毛笔在纸上上下飞舞,片刻工夫便又写成一个十字。这“十”字,从外表看,虽是一个圆形,但左看右看,内中无一不是一个十字,巧妙的构思,独特的风格,在旁的人一下子都看呆了。

  两相比较,那位刻字者方知自己学不如人,面对高人,这才躬身行礼,为刚才自己的孟浪言行表示歉意。此事传开后,陈潮在京城名声大振。自此,人们将他列入京城十二才子之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