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笔】夜读《推拿》

2016-12-25 11:22:38来源:泰州晚报作者:吉晓凡

  不可置否,这是一个物质的时代,每个人都在为自己的利益出谋划策、绞尽脑汁。

  毕飞宇在写完《推拿》后曾说过,尊严的问题是一个社会问题,在我们这个时代,尊严严重缺失,只有残疾人还在讲究尊严。而主流社会的健全人认为,只有把残疾人当做残疾人,才能体现对残疾人的尊重。但是事实恰恰相反,如果我们时时刻刻把残疾人当做特殊群体来看待,那就等于总是在强调他们低人一等。这与其说是在照顾他们,不如说是在剥夺他们的自尊,忽略、遮蔽乃至轻视他们作为人的尊严。整篇小说洋溢着盲人对尊严的渴望,书写了盲人对尊严的感受和为之所做的努力,并思考了多种表现盲人尊严的方式。

  毕飞宇除了想纠正健全人看待残疾人的眼光,在精神层面,他也抛却唱赞歌的态度,犀利地指出“利益”在背后的推动作用。他也曾说过,现在大多数人精神上的唯一向度是“利润”。不可置否,这是一个物质的时代,每个人都在为自己的利益出谋划策、绞尽脑汁。或许在大多数人看来,盲人失去了双眼,所以他们看不到世界的污浊,安分守己,敬业勤勉,谨慎地与他人交往,其工作环境也应是和谐融洽的,然而事实并非这样,盲人在争权夺利、算计利害等方面与健全人无异。《推拿》中摒弃了世俗对盲人报以同情怜悯的态度,而是以平等视角描写盲人的心理特征,除了表现盲人群体热爱生活和追求爱情的乐观形象,还向我们展现了盲人群体在追逐利益方面人性的阴暗面。

  当初为了创业,沙复明更是付出了自己的健康。所以,当他们坐上老板的位子时,他们有比健全人更加彪悍的雄心,他们比健全人对那个位子更加渴望。所以沙复明和张宗琪为了各自的利益开始刀锋相见。令人意外的是,两个人无论是在性格、行事风格上都迥然不同。沙复明是理想主义者,行事大胆夸张;张宗琪是现实主义者,默默无闻几乎自闭。最后却是张宗琪占了上风并强化了经营领导权。平时看似不起眼、低调行事的人也许在心机上比显山露水的人更厉害。多年以来,沙复明和张宗琪对待冲突始终以“权衡利弊”作为第一原则,退退进进,颇显“推拿”之道。

  那是什么导致了这一矛盾激发?仅仅是几块羊肉的争夺吗?明显不是。羊肉之争只是给了两大老板沙复明和张宗琪一个借口,他们通过这一借口把掩埋在心里已久的不满宣泄出来。盲人并不是一个封闭的群体,他们与健全人一样生活在这个世界里。盲人有自己的独特的处理人际关系的方法,但是一旦健全人介入了他们,他们正常的生活节奏就会被打乱,他们就要学会如何摆脱健全人的干扰。推拿中心的前台和厨师是健全人,她们在这一特殊的环境中为了自己的利益而暗自较劲,挑起了这场风波。可以推断,如果不是健全人,推拿中心根本不会遭受如此大的挫折。

  毕飞宇在书中不光写出了盲人在追逐利益中阴暗的一面,他也让读者看到一个光明乐观的盲人形象:沙复明。当沙复明还在为他人打工时,年轻气盛,想和老板签订维护自身合法利益的用工合同。但是在大大小小的盲人推拿中心,不签合同是一个潜规则。抱有远大抱负的他当然不满此状,于是他暗自发誓如果自己有一天当上老板,要给员工应有待遇,包括签订合同。理想很饱满,现实却很骨感。来为老板打工的大多数盲人对自己能得到一份工作就很心满意足了,对利益的诉求也没有那么大的野心,哪还敢奢求跟老板要求签订合同呢?而老板呢,他们是想着如何获得更多的利益,那些“正义”的想法也会被利益蒙蔽,逐渐消失。最终,沙复明也不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