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朱爹二三事

2016-12-25 11:24:45来源:泰州晚报作者:陈爱兰

  听朱爹讲这个故事时,他的笑容里露着孩子般的羞赧。他说难得啊难得,那会儿突发奇想,就想着再看一次,顾不了许多。

  年逾古稀的朱爹,气色红润,一头花白短发,服服帖帖的,遇人一脸笑,颇有鹤发童颜的样子。

  朱爹热心公益,退休后被聘为社区中心户长。两年前,物业公司撤走,社区组建了物业管理服务站,去年底,中心户长临时分派帮忙收缴物业费。朱爹把它当做一个任务,每晚上门,动之以情,晓之以理,他负责的两栋楼没有一户人家不交,因而被评为年度优秀中心户长,得到二百元的现金奖励,朱爹特别自豪。过了两天,朱爹却花90元做了一面锦旗送给社区,说,如果不是物业服务的好,肯定收不全。

  前一阵子,市司法局举行普法宣传广场活动,组办方在广场搭起了一个舞台,进行有奖互动,其中一个内容是测试家人间的默契程度。上台的只有一对母女、一对父子。朱爹一旁看着,挺着急。他灵机一动,拉上社区同去的一位中心户长,假扮夫妻。我在台下捂住嘴笑。

  主持人请一方在纸板上写下平时喜欢吃什么菜?然后挨个问过去。轮到朱爹时,他根据自己老伴的习惯,加上上了年岁的人,一般不喜欢油腻,而确定说青菜,翻开对方的纸板,居然就写着青菜两字,朱爹乐开了花。在接下来的三道题目里,朱爹采取暗示,趁主持人没注意,偷看,竟对了二道,一对临时“夫妻”获得了第二名。他把一箱牛奶的奖品给了对方,我伸出大拇指,朱爹一脸笑,说,重在参与,人多了,气氛才活跃。原来他把自己当成了一个噱头。

  朱爹酷爱文艺演出,有一年,《同一首歌》到泰州来,一票难求,朱爹望而却步。当他得知演出地点在市体育馆时,兴奋起来,正好在家门口,可以看彩排了!那天下午朱爹早早去了体育馆,从没看过大型演出的朱爹,像刘姥姥进了大观园,看得出了神。

  彩排结束,保安开始清场,朱爹看彩排时忘情,这会儿内急,他匆匆跑向厕所,这一跑,老半天才晃了出来。他像一个顽童,躲过了保安的眼睛。

  当舞台炫目的灯光亮起,演员盛装出场,整台演出如行云流水,激情四射。张明敏的一首《我的中国心》把演出推向了高潮。朱爹像粉丝一样,跟着节奏一起唱,一起挥舞手臂,似乎回到了年轻的时光。虽然饿着肚子,朱爹心满意足。

  听朱爹讲这个故事时,他的笑容里露着孩子般的羞赧。他说难得啊难得,那会儿突发奇想,就想着再看一次,顾不了许多。精神娱乐是人最大的乐趣啊。我有点惊异,但旋即又有点惊叹!

  这样的朱爹很有趣,活得开心,也活得自我。我忍不住写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