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述】我为仁海“找”年纪

2017-01-15 10:37:23来源:泰州晚报作者:【姜堰】高泰东

  《泰县志》(江苏古籍出版社1993年10月版)载:民国三十四年,苏陈镇东石羊清净律院仁海创办泰东波阇学园,教师4人,学生近100人,多是俗家子女,不收学费,分为3个复式班,用教科书,不教佛学。民国三十七年停办。

  2010年调查、走访,我记载了仁海法师较为详细的业绩后,总觉得这样一位著名的现当代佛教人物,县志无其生卒年记载,为她所作之事与其年龄挂不上“钩”而遗憾,于是决心为她“找”年纪。

  2012年3月27日一大早,我只身去清净律院所在的苏陈镇东石羊村调查。在去村里的路上遇到一名叫曹珍凤的老年妇女,打听其年龄,她才65岁。问她见过仁海没有?说,见过,高挑的个儿,小脚,是她姐夫的姐姐,可惜她姐夫已经去世。问到年龄,说,不知道。正在此时,路上有一骑自行车的,曹珍凤说,你跟他去,他怕是知道。

  骑车老人听到我们说话后下了车,与我一起走,原来他就是清净律院现在的会计,名叫华汝昌,74岁。问他有没有见过仁海?答曰:我怎么没有见过校长?我上过波阇学园。这个我刚刚学会读音的“阇”字,他读得很准。到了清净律院,老人开了大门,让我看了保留至今的前殿、大殿和10年前增砌的房屋,说,要不是解放后做粮库和小学,这两个殿子怕是早被拆掉了。说,解放后仁海去了俞垛乡忘私村(俗称杨庄),帮当地人家带小孩、教字、洗衣服,当地人对她蛮好。说,“文革”的1966年冬天,仁海曾被带回东石羊村批斗,被人打了两个巴掌。幸亏护送来的俞垛乡人带她连夜逃回,要不然吃苦更大。问到仁海年纪,说,当年我还小,哪记得?又说,我的印象,校长比我大30岁出头。经推算,约1907年生。问何时去世,华汝昌说,她是在俞垛乡忘私村去世的,只有去问那儿的老人了。

  辞别华汝昌,我准备去仁海的娘家村打听。出村前,见到一老人,一看便知道他有文化,便主动与他搭讪。问他见过仁海没有?说,我上过波阇学园!也读得很准确。老人告诉我,他叫朱厚义,81岁,解放初期曾任东观乡乡长、石羊乡乡长,因为仁海的原因,曾受到过组织处分。

  朱厚义说,他1952年结婚, 1953年正月初二,陪妻子回娘家,途中走上一座桥时,见到失踪几年的仁海下桥。朱厚义和仁海对看了一下,擦肩而过。身为乡长的朱厚义要将仁海捉拿归案,妻子杨凤英劝说,新年头上,不能做这样的事,还是快陪我回娘家吧,于是朱厚义便住手。同年,仁海终被抓获。苏陈区区长崔士奎审问仁海时,仁海交代,曾在路上遇到过朱厚义。区长找朱厚义谈话,朱对此供认不讳。为此,朱受到“撤销乡长职务,行政记大过”的处分,入党申请也被搁置。直到24年后,朱才入了党。

  问到仁海年纪,朱说,大约比我大30岁。据此推算,仁海生于1902年。最后,老人提供了一条重要线索:仁海曾躲在侄子孙福从家,你去苏东村打听打听。

  到了苏东村,现在称“镇东居委会”,一打听,孙福从已去世,而且仁海在本村居住的侄子、侄媳妇就剩孙福从的老伴周七寿一人尚在。找到孙福从家,院墙大铁门紧闭,能看到院中一棵上百年的大桂花树,郁郁葱葱。知道我的来意后,有一热心女人通过手机,让田间丈夫喊正在劳作的周七寿回家。一会儿,老人就踏着三轮车回来了,我帮着她把车拉到院里,停在大桂花树的阴凉处。周七寿那年80岁,属鸡。

  问到仁海的生卒年,她皆不知。待定过神来,她说,(仁海)在俞垛杨庄去世那年,我47岁。由此准确算出,仁海于1979年去世。再问她,仁海去世时多大年纪,老人说,80开外,究竟多大,忘了,并为此自责不已。接着,老人准确地说出仁海去世的日期是农历七月二十三,因为每年的这一天,她都要“烧”祭。

  正说话间,仁海的侄孙、56岁的孙庆全(即那位热心女人的丈夫)来了。他从爷爷属鸡,准确算出他爷爷生于1897年,他爷爷下面有一个妹妹,再往下就是仁海。我假定仁海比孙庆全的爷爷小4岁,那她就约是1901年出生。应该说,仁海的这一出生年还是“约”得较为准确的。至此,可将仁海的生卒年定为:1901(约)—1979。

  孙庆全又说,等晚上收废品的孙如林(仁海的另一侄孙,78岁)回来,打电话到安徽省肥东县他叔叔孙新(仁海的又一嫡侄,81岁)那儿再问问。孙新曾被仁海带到庙里当小和尚,后来参加革命,在安徽省肥东县落户,曾任县文教局局长。

  晚上8点多,回家后的我与孙庆全通电话,得知安徽那边的答复是,因为当年年纪小,记不得姑姑的出生年和属相,只清楚地记得姑姑去世时81岁(虚岁)。听到这话,我兴奋得差点要扔掉话筒跳起来。由此,准确算出仁海的生卒年为:1899—1979,属相猪。

  因为自己的决心和众人的热心帮助,我终于为姜堰现代著名佛教人物仁海“找回”了她的年纪。回过头想想,真有点“抢救”的味道。

  近年来,我还为松樵(创办泰县观音庵佛化义务小学)、隆逸(创办泰县慈贞庵佛化小学)圆成、文江(联合创办泰县马庄佛教义务小学)、善诚(马庄佛教义务小学教师,宣传抗日)、止峰(泰县蒋垛区僧抗会会长)、传芝(古清净庵住持,庵为抗日情报点)、泰县叶甸区僧抗大队的钢军(大队长)、巨川(副大队长)、觉冶(中队长)、宝筏(三排长)等几十人“找”出准确或较准确的生卒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