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具】泥落子

2017-01-15 10:46:12来源:泰州晚报作者:【海陵】刘金祥

  泥落子是里下河地区农民挑泥、挑渣的主要农具,其结构并不复杂,用直径3厘米左右、有弹性的树枝(以桑树为多)弯成弧形,先用“洋丝”或麻绳固定,然后在这已经失去“性子”、弯好的弧形大半圆底子上,用草绳结成一个个大小均匀的网眼。结这种网眼从哪开头还到哪里收头,一个网眼就是一个方格子。最后在结好的泥落子上面,分别在横切面的两头和弧形的中间,用一个麻绳或尼龙绳系着,底端扣好,留有扁担扣,就是泥落子了。

  泥落子两只成担,大小、担绳长短必须一样,不然很难作业。两只泥落子加上一根扁担就组成了一副担子了。

  在“泥落子”上加道环做成畚斗状就是挑河的专用农具,前口宽55厘米,后高20厘米,这种担子挑烂土、碎土不漏,一担可装200斤左右,家乡人叫它“鸡兜子”。

  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三十出头的我,已是第四次带水利大军参加县、公社的水利工程,大概是年轻气盛,好胜争强,第一天下午工程指挥部到各个“营部”(几个村合成的一个片区)工塘巡查准备定次日名次时,我们的工程进度仅与第一名相差不到几十个土立方。而第二天,工程指挥部派员再来验收时,却发现我们的进度已经遥遥领先昨天的第一名,完成了?!团指挥部前来验收的领导问我怎么回事,我只回答了一句话:被天上的神仙背走了。来检查验收的一个个瞪眼望塘,心存疑问:是昨天下午看错了,还是眼前不是这么回事?在他们用疑问的眼神“问”我时,“被天上的神仙背走了”,我又重复了一遍,此时工段里民工一阵阵笑声,让验收者猜到了原因。

  话虽幽默,但兑现了昨天郑重的承诺。当夜,我在晚饭后让电工将照明接到了工地上,调动了一百人、六十副泥落子、三十把大锹,挖的挖、挑的挑、平土的、做坡的,从晚上八点到清晨四点,八个小时挑灯夜战,整个工段按要求全部完成得滑滴滴的。

  这成绩难道不是泥落子与民工联手做出的贡献?是的,验收工程的比谁都清楚。当年,农业生产像收割、售粮、栽插等都有时间要求,而水利工程要求基本在同一两天内一起结束,就像运动员的前几名能有多少时间差?

  方言就是这样,本地说的话外地人不一定听懂这字这词,也不一定就是这音,但不管怎样的发音,意思却差不多。说泥落子,就是能把泥土装运走的一种农具,只是一些人不知道。

  至于“泥落子”的“落”,因为地方语言,字有不同的写法和读音,但家乡人是这么说的,也听得懂,即使错了,他们也知道不是某种“棋类”之术语——“‘落子’无悔”。

  其实,与其他农具一样,泥落子还有其他用处,除主要用于挑泥、挑渣外,还可挑山芋藤、胡萝卜,也有人下田时利用空担子将装在头盆里的饭粥带到田间地头,收工回来或带点豆秆、青菜、花草头儿等回家,偶尔小孩闹着要到田里,便把他坐在一只空泥落子里,另一只则用薅的杂草、山芋萝卜等,没有的就以其他物体配重。

  小小泥落子,继承了老愚公的精神,一担一担将堆积如山的泥土运走,又开疆拓土将实心的土地担出了一条条河道!虽默默无闻,而它有多大的气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