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讲述】我在1958年炼钢铁

2017-02-27 14:56:58来源:泰州晚报作者:任祖镛

  1958年春,扬州开始土法上马炼钢铁。后来又要求所属各县派人到扬州学习土法炼钢铁,还印发了小高炉结构图纸及如何土法炼钢铁的小册子,而我经历了那段岁月。

  第一次炼铁

  1958年6月,我们学校按县里要求,在兴化率先开始土法炼铁,地点在学校大成殿东面原文林小学小操场上。先是备料,到北门外窑厂买了砖头,从外地运来铁矿石(据说是六合冶山的)、焦炭和白云石等原料。

  根据扬州的图纸,要用砖头砌成圆形炼铁小高炉,约2.5米高,炉顶有“加料口”,炉腹有“望火口”,炉下面分别有“进风口”和“出铁口”。炼铁炉内壁要砌耐火砖或用耐火泥搪成5厘米厚的保温层。而耐火材料当时兴化找不到,就学习扬州做法,用河泥拌瓷灰代替。于是各班学生都发动起来,下午到城区各处寻找破碎的瓷碗、瓷块,用斧头把它们敲碎,然后借中药店里的铁碾槽,把碎瓷放在槽内,人坐凳上,两脚踩着圆铁芯两边的铁柄,在铁槽内来回滚动,要一两个小时才能把槽内碎瓷碾成瓷灰。我们班只借到两个碾槽,就歇人不歇槽,大家轮流坐着碾,10多天后才完成碾几十斤瓷灰的任务。

  1958年暑假开始,学校决定我们班走读生留校炼铁,先用河泥加瓷粉搪炉膛。当时我担任高二丙班的班长,所以同学们分工搪炉膛都由我负责安排。具体做法是:先由瓦工把炼铁炉砌半人高,我们就把河泥与瓷粉搅拌后反复揉搓,制成长宽高都是5厘米的方泥块。方泥块既不能烂,也不能太干;烂了放进炉内要往下瘫,太干了泥块之间有缝隙,与炉壁贴不紧,不利于保温。制成一批就搪炉子:先对炉壁的砖头喷些水,把方泥块沿炉底放一圈(要挤得紧紧的),用捶衣棒把泥块压到潮湿的砖壁上,轻轻拍紧,不留一点缝隙;然后上面再喷点水,加一层泥块。第二层的每个泥块要放在下面两个泥块的中间,和砌砖墙一样,这叫“咬缝”,堆高了才不会倒塌。

  就这样一块块、一圈圈地贴,在炉内围成圆形的炉膛。泥块吹干后如有裂缝,还要喷水修补再拍,耗费时间较多。搪好一段后,瓦工再砌高一段,我们再搪一段。搪后两段炉壁较麻烦,因炉子升高,人要站到桌子上,弯腰探进炉内把泥块摆齐、拍实,更费时间。就这样分3次把小高炉砌了搪好。

  第一个土炼铁炉建成后就开炉试炼。夏天的晚上,小操场亮着几盏200支光的电灯,有很多小虫在灯下飞舞凑热闹。学校负责勤工俭学与炼钢铁的顾临庆主任亲自指挥。因没有电动鼓风机,如用风箱鼓风速度慢,风力不够,就用木车匠踩踏板旋转的车床铁轴连着白铁匠做的鼓风机,对着炉膛吹;由三个身强体壮的工友负责踩踏板,让鼓风机的叶片在车床铁轴的转动下鼓风,三个人踩的速度越快,鼓风机的风力越大。我担任炉前工,戴着学校发的藤柳安全帽与望火墨镜,精神振奋。

  炼铁开始。我负责看炉火,决定加什么料(焦炭、铁矿石、白云石等)。炉前工还有一根长铁钎与一个长柄铁钩。如果炉内焦炭或矿石烧了结块,影响通风,就通过炉膛中间的望火口用铁钎插入捣碎;如果炉膛下面有结块阻塞,就用铁钩从出铁口勾出结块,以保证通风和铁水顺利流出。加了铁矿石和白云石后,要求风力加大,因鼓风机靠三个人脚踏,时间稍长,三人体力不足,转速反而慢了下来。顾主任立即组织学生轮换,他自己也亲自脚踏,旁边的同学都大声喊“加油!加油!”为他们鼓劲!就在铁矿石烧红熔化时,突然,带鼓风机的转轴连接踏板铁圈的部位,因连续不断地过度摩擦而断裂!转轴一断,鼓风停止,炉膛温度下降,被逐渐冷却的结块阻塞,炼铁炉报废,第一次炼铁失败。

  第二次炼铁

  因问题出在鼓风机上,学校特地派人到外地买了电动鼓风机,开始第二次炼铁。第一个炼铁炉是请瓦工砌成圆形的,比较费工;又要砌一段停下搪炉子,然后再砌一段。在我们搪好一段后,瓦工往往不能立即来砌下一段,要耽误一点时间。看着瓦工砌第一个炉子后,大家感到用砖砌炉并不难,而且当时人多事少,就决定自己砌。

  而砌圆形的炉子要把砖头内外都用瓦刀斫成弧形,比较麻烦,我们征得顾主任同意,就把第二个炼铁炉改砌成六边形,只要六个角内多搪一点泥,内胆搪成圆形并不困难。于是几个同学一起动手,和水泥砂浆的与砌砖同时进行,质量不比瓦工砌的差。就这样边砌砖、边搪炉内胆,大家的操作井然有序。

  炉子搪好、烘干后,第二次炼铁开始。为了防止炉温达不到熔化铁矿石炼成铁水的要求,就敲了好几个旧铁锅投到炉里熔化,学校还准备了一个有“兴化中学”四个字的模子,让炉内流出的铁水淌进去,铸成学校炼铁成功的样品。顾主任怕我用铁钎通炉膛内结块臂力不够,就要一位姓李的工友协助我通炉膛。这次土高炉终于不负众望,顺利流出铁水,并浇了模子,形成一方比砖头小一点、有“兴化中学”字样的铸铁,我们曾给它系上红丝带,拿到县里报喜;还送到省勤工俭学展览会展览。

  大规模炼铁

  1958年8月17日,中共中央在北戴河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作出《全党全民为生产1070万吨钢而奋斗》的决议,钢产量要比1957年翻一番,号召全党全民为此奋斗。全国掀起了空前规模的全民大炼钢铁运动。9月1日开学后,县里决定在学校扩大土炉炼铁规模,高中各班都要投入炼铁,并且成立高中营,下属三个连,每个连包括由高一、高二、高三班学生组成的三个排,每排负责一座炼铁炉。因高一学生刚进校,同一个连里的高三学生要帮助高一学生。当时管理我们的连长是教高二数学的陈恭正老师(他是我初三的班主任),排长是教我们语文的何信徵老师。

  因小操场容纳不下这么多小高炉,就移到学校在儒学街朝南大门前面的空地上(就是后来的教工宿舍区)。高中各班全部是上午上课,下午搅拌河泥与瓷灰搪炉子,并把大成殿分给各班做拌河泥与瓷灰的作场。

  由于绝大多数学生是新手,搪的炼铁炉不合要求,不断返工,进展较慢。到9月下旬停课,把学生分为日夜两班加班赶进度。

  为了赶在国庆前开炉炼铁,以实际行动向国庆献礼,我们连续干了两天两夜。到了第二夜,我往大成殿上运泥,走着走着竟睡着了,差点摔一跤,其他同学的情况和我相似。老师们也和同学一起坚守在工地,何老师已50多岁,头发花白,夜里在工地实在累了,我们就动员他坐在大成殿东侧的房内打个盹,也两天两夜没有回家。

  盼望已久的土高炉群终于全部搪好,9月30日晚全部开炉炼铁。在鼓风机的轰鸣声中,同学们看火的看火、运料的运料、投料的投料,忙个不停。9点多钟,当时的副县长兼兴化中学校长顾浩然等领导代表县委、政府来看望我们,还每人赠一个月饼表示慰问。这时炉火烧得通红,“出铁了!”炉前工的喊声此起彼伏,一直延续到第二天下午。这次炼铁圆满成功,我们还用板车装了炼出的铁再次到县里报喜。

  10月上旬,我们都回教室复课,我们班历时3个多月的炼铁任务告一段落。到12月初,因土高炉炼的铁杂质太多,不适合钢铁厂冶炼,上级要求用小炼钢炉先炼成“海绵钢”再送到钢铁厂去。因此,县里在花园垛上砌了很多圆形半人高的小炼钢炉,突击炼“海绵钢”。我们炼了几天钢回校上课,大炼钢铁任务终于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