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扬州卫三帮”档案里看清代漕运

2020-11-26 14:43:53来源:泰州日报

  漕运在古代经济生活中发挥了重要作用,漕运档案是对这一重要经济活动的记录。泰州市博物馆藏有一部分扬州卫三帮遗留下来的漕运档案。这批档案内容详实,涉及当时社会生活多个方面,记载了清中后期扬泰地区的漕运状况,具有重要的史料和文献价值。

  该批档案记载时间从嘉庆至同治年间,在时间上具有延续性。在范围上主要是三帮漕运的运区:泰州、兴化、盐城、南通。从政令施发层面上来看,是漕运机构的基层机构—卫所。该批档案对三帮运区的赋税、水利、文化、城市建设、社会生活等各方面有着可靠记载,甚至自然灾害和气候变化都有所提及。它不仅是三帮运区的一部简明史,也为研究地方历史提供了详实依据,对清代漕运和泰州方志等文献记载缺失进行了有益补充。

  “漕粮岁输天庾为国家惟正之供”。漕粮是指经由运河漕运至京师的税粮,供皇室成员和在京官员食用,并适当准备以充当遇有灾荒时应急之需。所以,历代政府极为重视。

  清代沿用明制,继续实行漕运制,并制定了一套完备的漕运体系。户部在通州设有坐粮道,于淮安设有漕运总督。在有漕之省设立督粮道,府下设卫、卫下设帮、帮下设所。在江苏还设有江淮总运淮安军捕分府、江淮总运江宁江防船政府、扬州府督粮分府等衙门。另外,有漕之省的总督、巡抚、知府、知县等都有管理、监督漕运的责任。有如此多的漕运管理机构,故往来文书众多。

  扬州卫三帮漕运档案是在泰州市博物馆成立之后,由泰州本地的一位收藏者捐献的。直到上世纪80年代,中国人民大学档案系教授、第一历史档案馆专家和日本学者滨岛先生阅览后,认为这批档案具有珍贵史料价值。这批漕运档案才得到重视,并由朱士石老先生整理。

  经朱士石老先生整理,按内容分为八类,即:1.漕运管理;2.漕粮受兑;3.帮船造行;4.旗丁佥选;5.银钱收付;6.认保册结;7.漕运案件;8.其他杂件。在朱士石老先生整理的基础上,博物馆工作人员对这批档案进行了重新整理。

  档案数量共计700多件/套,历嘉庆、道光、咸丰、同治四朝,自嘉庆四年(1799)至同治五年(1866)。其中,咸丰朝和同治朝数量最少。原因是咸丰朝由于太平天国运动,河道阻隔,漕运一度停滞;而到同治朝时漕运基本停废,海运代之;道光朝数量最多,达500多件/套。从档案所载内容来看,嘉庆时期的漕运问题突显,到道光朝问题更加严重,所以往来文书频繁。从纵向来看,漕运管理、漕粮受兑、旗丁佥选、漕运案件的档案数量最多。从文书格式来看有札、移文、谕、奏折、照会、宪牌、票、呈、禀等。还有一些信结凭证,如:认结、印结、领状、切结、保结、排单、信牌等。

  明清时期,泰州地区为漕粮的重要征粮地。据《万历泰州志》记载,明代在泰州设泰州所,兼顾戍守、屯耕和漕粮运输。到清代,漕粮实行官兑官运,卫所的戍守职能弱化,侧重于漕粮的兑运。泰州所属扬州卫三帮。

  据《道光泰州志》记载,扬州卫三帮设驻于泰州,设千总衙门,有千总两名,轮流押运漕粮。雍正四年,清查额船96只,屯丁960人,为当时漕运第一大帮,其中泰州所拥有额船34只。每船有旗丁(正丁)、副丁、舵役、头工各一人,水手6人,共10人。一所有一伍丁,为一所之领袖,负责承办公事。旗丁来源于军屯中的军兵,为一船之主。扬州卫三帮运区共4所,分别为泰州所、兴化所、盐城所、通州所(南通)。漕粮的受兑、运输主要是这4所区域内漕粮,有时也会有小变动。例如:嘉庆二十五年,曾代征兑高邮、甘泉、东台、宝应之漕米。

  详载旗丁佥选

  和漕船修造等

  每年漕粮起运之前,首先要对旗丁进行佥选,档案中有多处提及并且明确了佥选的标准。被选者要家境殷实,老成谙练,不准贫疲、青皮、土匪混入。最主要的佥选标准是家境殷实,因旗丁工作不仅辛苦,且在押运过程中各种费用繁多,补俸根本不够。一趟漕粮押运下来,大多数旗丁是赚不到钱的。正因这样,会出现一些人找人替自己押运的情况。

  如嘉庆十五年,旗丁随船到北,严禁安坐私家,任听舵丁、包丁代运。嘉庆十八年,还出现了旗丁童南溟交卸后告假回南收取屯租的情况,按例旗丁应随船南回。佥选旗丁,要对其籍贯、年貌、家境等造册上报待审核。舵役、头工、水手是通过雇募而来,成分复杂,要求很严,不但要根据年貌、籍贯、箕斗、住址等造册上报,还要具有互保切结,以此确保漕运正常运行。

  每年在新漕开兑前,漕务衙门会催促修船、造船之事。漕船是漕运的运输工具,各帮对漕船修造十分重视。据《钦定户部漕运全书》记载,康熙二十年,扬州卫漕船赴清江、江宁等厂制造,雍正二年规定各帮自行成造。各帮有造船之丁,选择高敞近河之处,设厂造船。造船经费由政府和旗丁分担,《钦定户部漕运全书》记载,每造一船政府发给料价为银283两,其余都要旗丁来负担,且政府补给料价后来不断减少。

  道光十六年,扬州卫三帮新船造价为832两银子,政府领料价银208两。旗丁承担的这部分造船费用大多是通过借贷或族户捐贴才能完成。造船材料有严格要求,木材须精选樟、桂木,不许搀用旧料,不准板薄钉稀。

  每只漕船的载重要在700石以上,吃水不得超过三尺八寸。对于所造船只尺寸有严格要求,严禁私自加宽、加长。每造一船大约需要40天,船造好后,开造确册。该帮加具印结,同开工日期具文报府,以备验查。

  《钦定户部漕运全书》载,每年所造新船数量为本帮所拥有漕船数量的十分之一,咨部请造。而各帮造新船的数量主要根据本帮具体情况而定。如道光三年,扬州卫三帮造新船5只。道光十九年,造新船15只,命造丁袁振同等开造。上年漕船回空后也要进行修验、刷漆一次。每只船有过九运或十运之后才能报废重造。

  漕船冬兑冬开

  沿途均有查验

  新漕开兑,漕粮总督颁发全单,粮道颁发号单,开明船米数目,刊定赠耗若干,分发各州县。领运千总督催各所船丁,根据督粮道漕粮派单,赴各州县受兑。

  清政府为减少漕务诸弊端,采取收粮迅速、加重州县收漕的责任、简化收漕粮手续等措施。嘉庆、道光时期,受兑方式根据实际情况略有不同。

  方式一:各地州县根据本州县税粮的数量进行征收,存储于州县仓库。收好之后星飞驰报扬州卫三帮受兑日期并样米,以凭亲诣仓检验,如东台县、如皋县。卫所船只根据上报日期前往受兑干洁好米,受兑完毕,旗丁与该州县签订印结。

  方式二:州县运漕粮到泰州交兑。如嘉庆二十年,如皋县漕粮就是赴泰州码头进仓。但这种方式的弊端会使泰州粮仓爆仓,如道光十六年,泰州粮仓爆仓后,不得不租用民房来存储漕粮。道光三十年,如皋县漕粮收好后,雇募民船装运泰州,则一律堆栈侯兑。

  档案记载,每次帮船开行前,粮道督率帮会同地方文武官搜查一次。同时,上报本帮各项册结,如丁舵人等的花名册、受兑米色、各船舱口米数等等。然后,星飞呈报,以备沿途查验。

  漕船受兑时间和开行时间也有明确规定。扬州卫三帮要求冬兑冬开,船只必须在十二月底前到淮安接受盘验。如遇特殊情况,抵淮安日期可延后一个月。例如:乾隆三年,因淮扬一带挑浚运河,题准江北帮船限一月内过淮。由于天气原因,运途会遇到阻滞,如干旱天气导致水浅,地方政府会组织剥船转运;闸口水浅会筑坝蓄水,抬高水位,组织拉夫,拖拉过坝。道光十六年,泰州河道结冰严重,西锁咀河道冻阻,地方政府组织军民敲打冰凌前行。

  档案显示,漕船路遇阻滞或者等待渡黄时,要督令丁舵多用气筒,不时开仓风晒,毋使稍有霉变。帮船航行途经州、县、卫时,要在专印册子上,填写出入境时间,字迹要清楚,不得涂改。回空帮船也是如此。

  道光二十八年的“水程清册”记载:六月初九日回空,十三日午时出境,十月二十三日入泰州境,途中日期四个月零十四天,途经53个州、县、卫。扬州卫三帮回空船只,兴化所船只停靠高邮,其余船只分别停靠在泰州城南、北水关。道光二十八年,运船92只,高邮管兴化所5只,十月二十五日归码头,其余应归泰州城的南、北水关。停靠泰州之后,泰州地方政府会前往查明回空漕船,取具地保收管存查,然后出具印结。至此,这一趟的漕运活动结束。

  嘉庆年间夹带私盐

  现象严重

  舵工、头役、水手等在漕运的过程中起到了重要的作用,同时也是漕运中的不稳定因素。

  清政府为确保漕运安全、正常运行,采取多种措施对他们加强管理。除所有舵丁都具有任状及互保切结,还做出了许多限制,并以告示方式挂于起运各船头,使得舵丁、水手全部知晓、敬畏。

  档案显示,当时规定船只不得毁坏或沉溺,否则舵丁要赔偿,重者还要枷责。道光二十七年,一名叫石致和的旗丁在船上生火做饭,突起大风,导致船着火沉溺。旗丁石致和被记过一次,责令赔造。同时还规定,不准兵丁在船酗酒、赌博、沿途夜间登岸滋事。不准奉罗祖教,供奉神像。不准窝藏坏人、不准带家属上船。为防止他人混入,各帮要根据各漕省规定的颜色和样式,制造腰牌,发给舵丁人等悬挂,加以区别。不准私藏武器、火药,不准贩卖、吸食鸦片,不准私自揽货。

  当时,政府规定漕船回空时,可在沿途购买一定数量的土特产带回贩卖,以增补收入。沿途关口都会查验所带土宜的数量,如果多于政府规定的数量,多出来的部分要征税。档案记载,道光十一年时,每船准带土宜一百五十石。但实际操作中,漕运途中的舵丁往往会私自揽货,以增加收入。揽货内容繁杂多样,甚至在道光十三年,漕船被查出运送灵柩四具。

  关于夹带私盐,清政府非常重视,在道光朝之前严令禁止。嘉庆十五年的扬州卫三帮档案记载,由于漕船夹带私盐,致使江淮盐引滞销。这说明,这一时期漕船夹带私盐情况比较严重。回空帮船夹带私盐,为江广安徽为最甚。道光二十二年,官府对夹带盐斤两的限制有了变化,回空船只行抵达产盐处,每船可准买食盐四十斤,此外一颗粒盐也不准上船,如敢故意违反,一经查出,一概入官。

  各项费用开支

  均有详细记载

  这批档案中还记载了扬州卫三帮丁舵人等的口粮和耗费各项。

  当时,丁舵人等的食米标准是每人每天两升,每船可支食米60石。如嘉庆二十五年,分扬州卫三帮泰州所额运船34只,每船应支现运月粮米60石。为防止水浅起剥、结冰阻滞,迁延时日,每船可多买米30石,以备不虞。根据规定,漕米和食米的仓口必须明确分开,漕米仓贴有封条,非检查时不得开启。

  在漕运过程中,运费各项名目繁多,如折粮银(指将原本应按额征收的粮食,折合成银两等,也称折色银)、车夫银、贴役路费银、进仓脚价银、给丁芦席银、漕赠银、起剥银、拉夫银、备料及浅船银等等。漕粮经费章程规定,受兑正、耗漕粮时,政府每石补贴银5钱。为保证一船的足够开支,船上的支出项目都有明确规定,支出明细要清楚,及时奏报。

  如嘉庆二十年档案记载:“杨村起剥,剥价钱二百五十二千文,油艌钱八十四千文,共计三百三十六千文。”道光十四年,扬州卫三帮盐城所兑运泰州漕粮旗丁潘桂昌等10名,每名应支行月粮、正缓漕负重、晒飏米价、三修等钱共四十五两八钱九分三厘。

  除上述一些运项经费外,这批档案资料对于一些更细小的费用开支项目也有记载,如道光十年,扬州卫三帮规定的项目有皇赏、神福、柴火、柴草、麻缆、草绳、席片、篙子、毛竹、犁橛、榔头、笆斗、小菜、茶叶、香烛、纸马、鞭炮、牛烛、石灰等30多种,共计钱115000文。其他,还有守岁钱、小心钱、相帮钱、平安钱、打差钱等等,共计钱13950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