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熙载的教育人生

2021-08-10 19:43:44来源:泰州日报作者:陆素娟

  

  

  

  世人对刘熙载(1813-1881)有许多称号:文艺理论家、文学家、语言学家、美学家、书法家、教育家,等等,每一面都有相当的成就注释。考其行迹,当以教育为显,他的一生,大抵与教育相关。17岁时,在兴化设蒙馆,为童子师;41岁入值上书房,为诸王师;45岁后,设馆山东、山西等地,为士子师;52岁,授补国子监司业,主管中国最高学府教育事务;53岁任广东学政,督学全省教育;55岁,主讲上海龙门书院,为诸生师,一讲就是十四年。刘熙载的人生履历中,为学官,为人师,是浓墨重彩的两笔。

  嘉庆十八年(1813),刘熙载出生在兴化城内一个清寒的知识分子家庭。十岁丧父,“数岁复丧母,茕茕靡所依”,刘熙载就这样度过了青少年时代。都说童年的经历会影响人的一生,刘熙载性格中的自律、谨慎、坚韧,也许与他早年的生活不无关系。物质上,他的一生都没有富裕过。后来考中生员,入文正书院,以每月的膏火银助其完成了学业。三十二岁考中进士,因文章书法都优,选为翰林院庶吉士。

  咸丰三年(1853),刘熙载值上书房,教皇子皇孙们读书,每天步行上班,风雪天亦如故。刘熙载很少交游,大多闭户静读。咸丰皇帝见刘熙载早晚无倦容,体力充沛,问其所养,答以“闭门读书”。

  同治三年(1864),刘熙载被任命为广东学政,携长子南下赴任。“院试”是童生升为生员的三级考试中关键性的一次,它决定是否录取。三年任职期间,学政轮次巡查各府,组织生员“岁试”,并依此确定等级。

  刘熙载先后聘请了强汝谌、林昌彝为助手。强汝谌此时还是秀才,正走在奔赴科举的路上。同治四年(1865)到达广东,襄助刘熙载校理课艺。刘熙载又聘福建举人林昌彝襄校文卷。刘、林同行,刘熙载问林昌彝六书源委、《说文》声音训诂。林昌彝作三千余字的《舟中对》回应,全文均用骈偶。林昌彝于学问,有己见,不泥古,深得刘熙载赏识。一路随刘熙载到各府州督查文教、考校诸生。

  同治六年(1867)春,刘熙载赴上海,主讲龙门书院,这一讲,就是十四年。这是龙门书院历史上的辉煌时期。

  龙门书院是今天上海中学的前身,同治四年(1865),道台丁日昌创办,同治六年(1867),在此基础上扩建,凡讲堂、学舍、亭廓五十多楹,书院初具规模。

  刘熙载的教育主张与龙门书院的教育理念契合。在广东学政任上,刘熙载以《惩忿》《窒欲》《迁善》《改过》四箴训诫士子;主持龙门书院期间,刘熙载常教育子弟“士处达处穷,都应以正人心、维世道为己任”,认为教育是匡时救弊的重要途径。他提倡教育以正人心、迁善改过为本,强调知行合一,尤重躬行。

  刘熙载是龙门书院第三任山长,入书院正是其初创时期,一切有待完善。首任山长顾广誉仿陈确庵、陆桴亭两先生的大学日程法,以课诸生。第二任山长万斛泉制定书院条约,严修规章制度。刘熙载在前任作为的基础上,进一步完善教育教学规范,言传身教。其时,龙门书院的影响达到了历史高峰。

  龙门书院课程的设置与教学管理方法的落实,让学者切实而不盲目,教者稽考有所依凭。刘熙载优化传统书院的教学模式,龙门书院的教育教学的效果显著一时,远近士子闻风来学,有记录的达数百人。学舍容纳不下,就辟旁屋安置。学生们从记日记的做法中收获良多,人们传播它,感激与赞赏溢于言辞。

  在坚守传统文化的同时接纳新学。他的许多学生涉猎新书,留心时务,无意举业,选实学作为经世之本。刘熙载任由学生生发兴趣,他的责任是适时的点拨与指导,胡传就是他指引成器的地理学大家。

  胡传,字铁花,近代文化名人胡适的父亲。同治七年(1868),胡传以特等第三名考入上海龙门书院,师从刘熙载研习经史,前后三年。

  胡传曾问学于刘熙载:圣人为什么因材施教?刘熙载答疑,一因人的气质不同,其才华短长不一。在唐虞之世,禹治水,稷教稼,契为司徒,皋陶为士。在孔门则子路长于治兵,冉有长于理财,公西华长于礼乐。皆因才华各有侧重,才有如此多的面貌。二因其志其学不同,教师顺其所志才能引导其学。如现在书院诸生,有的好治经,有的喜阅史,有的好宋儒之书,有的乐喜词章,有的酷好作诗。彼此同读一书,而所见各有不同,皆因其志向影响了阅读与见识的视角。所谓智者见智,仁者见仁。三是相同的志向,不同的学生,教法亦应变化。所谓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刘熙载认为,礼乐、兵刑、天文、地理、农田、水利,皆有专书,皆为有用之学。能专习一种,自有一长,泛泛涉猎,无益于学。刘熙载因材施教,地理、军事、经义、词章、算学,他的学生们亦各扬其长,成为近代各个领域的专家。

  胡传有感于鸦片战争后,中国的边地一再被侵占,有志于边防地理。平时看《资治通鉴》,胡传发现历朝用兵争战之际,成败的关键在于是否得地利,有心研究,却苦于自己不懂地理。一日,与先生谈起,先生指点,应先看《禹贡》,而后再看历代地志,这样就可大略知道各地的建制沿革。

  同治六年(1867),刘熙载受聘龙门书院之初,为便于学者习而复习,即着手编写《持志塾言》。这是一本教学教育思想随笔,全书分上下两卷,以格言为形式,阐述立志、为学、修行、处世、济物等方面的见解与主张。刘熙载说人生,“立志”应“正而实”;“穷理”须致用;“力行”要专一和坚持;“人品”观志与行。刘熙载说教育,“为学”重“仁义礼智”;“从师”则崇德,“师道立,则善人多”;教虽多术,终引人向善,应因材施教、循序渐进。刘熙载把他人生的最后时光熔铸在龙门书院。他管理书院,日日巡查督促。

  他与士子论学,每每深夜方归;他关注诸生日常,不时周济贫困士子。胡传老家修宗祠,因经费不足而停工,其父多年滞留他乡,无人决策,他向老师咨询,刘熙载力劝其归,担当治家重任。胡传辞行,刘熙载问及道路长短、险阻,舟舆方式,细细叮咛,寄存厚望。他在日日的相见,细细的琐事中与士子建立了深厚情谊。学生爱之,敬之,仰而弥高。

  光绪六年(1880)刘熙载在书院染寒疾,日益严重,弟子沈祥龙等人,用轮船送归兴化。

  刘熙载的一生,科举从政都是衬托,著书育人才是他真正的志业和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