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飞在泰州留下的“八卦阵”

2021-08-10 19:44:44来源:泰州日报作者:徐杰东

  南宋建炎四年(1130年),岳飞在常州一带与金兵四次交锋,连战连捷。主帅兀术见势不妙,只得取道建康(今南京),逃窜江北,驻兵六合。而此时,驻守在山东潍州一带的金兵监军完颜挞懒(昌),却南下进攻楚州(今淮安)。

  这时,岳飞被任命为通泰镇抚使兼知泰州。高宗诏令他“能战则战,能守则守,如皆不可,则暂退江阴军沙上(今靖江,时为江中沙洲),伺机拦击。”

  岳飞带兵从宜兴张渚镇出发,八月份离开驻地,移师渡江,九月九日进入泰州城。接着,岳飞命令部将张宪留守泰州,岳飞自己率几千兵马挥师北上,孤军支援楚州。

  建炎四年九月下旬,金兵冲进楚州城,楚州失陷。金军统帅完颜挞懒(昌)接着又调集重兵南下,向承州(今高邮)附近的岳家军几千孤军猛扑。岳飞当时已经接到了退守通州和泰州的指令,便忍痛指挥几千名将士撤退,岳飞部队采取边撤退边阻击的行之有效的方法。

  完颜挞懒(昌)就带兵追击岳家军,进至高邮三垛,江都樊汊、吴堡一带,其前锋已达今海陵区华港镇野营、野马附近,在此安营扎寨,掳掠民船,修整水师,准备进攻。

  撤退途中的岳家军兵力有限,他们针对敌军骄兵轻战的特点,决定与其斗智。他们在今华港集镇南边的一个村庄“羊打鼓”附近悬羊击鼓,金兵以为南方必有重兵埋伏,不敢贸然进攻。金兵又调转方向,从“北里华”(村名)向东南进攻,妄图通过港口、桑家湾、朱家庄一路偷袭泰州。

  此时岳家军早有准备,他们发动群众在华港镇桑家湾及其附近,利用原有地形,岸身该加高的就加高,河道该修整的就修整,挖出纵横的圪岸,用树枝、木桩布置在水中,同时岳家军发动村民,把民船改为战船,埋伏在沟港河汊之中,形成了一个水上迷魂阵——“八卦阵”。

  完颜挞懒(昌)沿着港口伍子河到达桑家湾附近,见到岳家军的战船,立即追赶,岳家军小船就向田间深处“逃跑”。金兵大喜,追上去转个弯子,却什么也看不见了。金兵在河沟里转来转去,迷失了方向,正值头昏脑涨之际,突然迎面喊声一片:“岳家军在此”。这时,圪岸港汊的深处,飞出无数轻舟,每条船上都挂着“岳”字旗帜,岳家军战船军民齐心勠力,发起进攻,完颜挞懒(昌)战船有的搁浅水滩,有的东躲西藏。金兵们丢盔弃甲、跳入河中。一时间,鼓噪之声惊天动地,金兵鬼哭狼嚎。此时,从芦苇丛中又杀出许多军民,手持大刀,挥舞扁担、铁锹,直杀得金兵落花流水。

  岳家军在桑家湾大败敌军后,桑家湾还留下了几块名叫“靴子岸”的圪岸,相传为岳家军战将丢下的战靴。还有叫“麻雀笼”的一块地方,意思为金兵进去就被关在“笼子里”不得出来。这些地名和传说,留下了岳家军在此抗金的遗迹。

  《民国泰县志稿》卷五“古迹”对“八卦阵”记载为:“(八卦阵)在港口镇,沟港纷岐,垎岸罗列,其中四通八达,入其中者,几不得出。”这一记载准确地说明了“八卦阵”就在港口镇范围以内。

  夏兆麐《吴陵野纪》又说“港口南来,多圪岸複水,四通八达,初航行于其地者,恒苦不得出。父老谓如鱼腹浦之八阵图。”这说明八卦阵就在港口之南的圪岸。桑家湾就在港口镇南三里路,再过三里路的朱庄、窑头,就出了港口镇的范围了。

  所谓“鱼腹浦之八阵图”是三国时期诸葛亮所设,《三国演义》这样说:这八阵图“反复八门,按遁甲休、生、伤、杜、景、死、惊、开。每日每时变化无穷,可比十万甲兵。”诸葛亮也曾说过:“吾入川时,已伏下十万兵在鱼腹矣!”

  《海陵竹枝词》记载了清朝泰州诗人康发祥对“八卦阵”的描写:“港口南来垎岸高,形同八镇寓兵韬。士城创与开平创,万户千门劈画劳。”同样说的是“八卦阵”在港口镇之南。

  千百年来,每当战争来临,人们动用成千上万的民工,利用圪岸原有地形,挖深河沟,抬高岸身,构筑工事,摆下迷魂阵,阻击敌人,对于圪岸的最后形成起了很大的促进作用。而圪岸的形成,最主要原因是为了防止水灾,保证收成,人们开河抬岸,经年累月,慢慢形成了独特的高高的圪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