淳正敦厚 潇洒秀逸——“状元宰相”李春芳《行书手札》赏析

2021-08-23 09:46:30来源:泰州日报作者:徐梅蓉

  李春芳《行书手札》,长41厘米,宽115.5厘米,是李春芳存世不多的书法作品之一。全札秀丽隽永,飘逸灵动,章法井然,如涓涓细流;用笔舒缓华丽,不落俗套,别开生面,深得晋唐书法之精妙。

  全札释文如下:

  侍教弟李春芳顿首拜正

  雨田沈会丈先生大人翰学侍吏下

  久客燕中过年,垂念归来。奉尔一晤,阔别之情,虽云少慰,殊未得一倾,倒也匆匆。别去怅怏何可云云,日来动定何似蜀岗之胜,藏修之暇想入品题矣,弟愧然穷居,落落如昔,然心知远出,征逐寡俦,尤增恶况也。每见蓉江令兄及澜子备询老嫂以下俱纳福,不必萦念也。曲河参府去扬,挥汗修此代讯。时方伏暑,万万眠食善调,以慰离悰。不备。

  六月十七日芳弟顿首后敬也顾希周今往并此用言恕不专□随关

  这是李春芳写给故友沈霑(字伯田,又名雨田)的一封短札,全文约180字,写于伏暑“六月十七日”,无纪年款。但从信札中“久客燕中过年”以及信札中提到的友人顾希周(顾希周卒于嘉靖三十八年四月二十一日)分析,大致推算此信札写于明嘉靖二十六年(1547)之后,嘉靖三十八年(1559)之前。

  全札不长,作者开篇即忆及与故友沈雨田深厚情谊,此时李春芳已贵为朝廷重臣,而沈雨田是李春芳的故旧好友,二人地位上已有悬殊,但李春芳全然没有因地位尊卑、地理距离而与故友疏远。回忆起昔日的美好,李春芳思念绵长。全通信札,朋友之谊贯串全文,我们不难看到作者意到笔随,披心直陈,言辞恳切,深情满满,令人动容。

  信札中提到的沈雨田,据清咸丰《重修兴化县志》有载:“沈霑,字伯雨。天性孝友。与其兄雷弟霌,筑三髯雅居于湖上,饮酒赋诗,友爱尔笃,箪瓢屡空,辞受不苟,杖履超然,有物外之志。著《雨田集》《孝顺卷》行于世。”沈霑,字伯雨,号逃羁山人,与其兄沈雷、弟沈霌筑“三髯雅居”于得胜湖畔,终日饮酒赋诗,虽清贫度日,却自得其乐。沈霑素爱文墨,著有《雨田集》《孝顺卷》《沈山人诗》等著作。关于二人的交往,史料没有记载。但是通过上面这段文字,可以解释二人深交的原因,雨田文字超然,性格不羁,淡泊名利,有物外之志,与春芳属同道之人,他们志趣相投。

  当然,这篇信札中还提到另一位友人——顾希周。顾希周,即顾梓河。字行可,号梓河,是李春芳早年亦师亦友的知己。据清咸丰《重修兴化县志》载:“嘉靖三十四年举人。授洛阳教谕,为湖广乡试同考官。擢新河知县,未行卒京邸。”《顾氏族谱》载有李春芳《祭梓河顾君行可文》:“嘉靖三十八年四月二十一日,新河令梓河顾君卒于永光僧舍,其友太常寺少卿兼翰林院学士李春芳,既为经纪钦含矣,复陈牲奠礼而哭之曰:痛哉,梓河乃竟不起耶!”痛失好友,李春芳悲痛万分,失声痛哭,足见梓河在李春芳心目中的地位及分量。

  除了对朋友的思念和牵挂外,李春芳数次“乞归”一直为后人津津乐道。明隆庆二年(1568)至明隆庆五年(1571),李春芳继徐阶升任首辅,以一品满进兼太子太师、建极殿大学士,后一品再满,进柱国少师兼大学士,可以说是位极人臣,风光无限,但李春芳几乎甫登相位便“乞休”求去。可以说,“乞休”伴随了他本来就略嫌短暂的仕宦历程的最后阶段。《明史》对此有详细交代:“齐康之劾徐阶也,语侵春芳。春芳疏辩求去,帝慰留之。”“春芳愕然,三疏乞休,帝不允。”“时春芳已累加少师兼太子太师,进吏部尚书,改中极殿,度拱辈终不容己,两疏请归养,不允”……终于等到李春芳第五封奏疏时,穆宗才下了一道《赐大学士李春芳归田敕》,李春芳才荣归故里,“春芳归,父母尚无恙,晨夕置酒食为乐,乡里艳之”。

  此通信札,充分还原了中国传统文人的生活、交往方式,展现出特定的时代风貌。

  李春芳《行书手札》 兴化市博物馆 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