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日报 > 内容

把浪费掉的电能“追”回来

2009-03-20 11:57:15来源:本站原创作者:本报记者陈羚

  一套控制系统,可以让全国电网每年至少节电136亿千瓦时。

  这个“神话”的创造者,就是泰州供电公司信息中心主任许杏桃。

  和大多数迈入中年的男人一样,41岁的许杏桃,开始微微发福。让人印象深刻的是他那颗比常人略大的脑袋和隐藏在厚厚镜片后的执着眼神。

  与电“结缘”

  许杏桃出生在水乡兴化,那儿因每年春季满垛遍野的油菜花闻名。在他幼时的记忆里,不仅有黄灿灿的“花海”,还有乡村农家昏暗的夜晚。

  “那时候,农村电网电压不稳,灯泡都点不亮。”在昏黄的灯光下,许杏桃发奋苦读,填写高考志愿时,他选择了南京电力学校,后又被保送至长沙电力学院就读。

  毕业后,许杏桃回到家乡。“当时兴化供电质量很差,配电线路的电能损耗几乎达到用户电量的一半,加上电压普遍偏低,经常造成工厂电动机成片烧毁,农村灌溉机也用不起来。”

  年轻的许杏桃与电网降耗“较上了劲”。乡村线路上,经常出现他的身影:了解情况、收集数据、讨论研究。晚上,在供电局狭窄的宿舍里,他翻阅资料、学习计算机编程,开始了苦乐参半的探索。

  抄电表的、装电表的、搞配电的,在兴化供电局的5年多时间里,许杏桃交了一帮朋友,“他们提出各种具体问题,我就想办法解决,问题解决了,自己也有了收获。”

  说起那段经历,许杏桃心怀感激,“那是我一生中最重要的时期,不仅实践水平有了飞速提升,而且从此我非常清楚今后要做什么。”

  “追”回浪费的电

  1997年,许杏桃被调入泰州公司。

  工作中,他发现泰州城区配电网结构复杂,特别是线损率居高不下。统计表明,1996年城区线损率比1990年上升了3至4倍。这让许杏桃很心疼,他决意要把浪费掉的电能“追”回来。

  许杏桃开始“琢磨”如何稳定电压、解决线损难题,以实现“电网无功电压优化的自动控制”为目标开展攻关。

  经过苦心钻研,他很快便掌握了电力系统△u算法这一核心技术,并获得国家发明专利。

  1997年冬天,是“地区电网无功电压优化运行集中控制系统”研发最为关键的时候,许杏桃吃住几乎都在工作室里。他和同事将几万条、几十万个信息代码逐一输入电脑,有时候一个代码出错或功能测试有偏差,不得不将写好的程序全部刪掉,重新再做。

  “搞专业的人一旦认准目标,就会一头钻进去。苦,也成了一种乐趣。”说起那段时光,许杏桃甚至觉得“很享受”。

  经过两年多时间的论证、实验、调试、分析、软件制作等工序,“地区电网无功电压优化运行集中控制系统”终于完成了,它从根本上改变了我国电网传统的无功电压控制方式,具有里程碑意义。

  1999年11月,泰州电网调度正式运用该系统。“我整整3天3夜没合眼,一直盯着监控中心的大屏幕。”许杏桃在当时的日记中写道:“我的心,因每一次指令的发出而狂跳着,每一次调控成功都让我兴奋不已,现场的调度工作人员也被这个新鲜玩意儿折服了。”

  该系统投运后,泰州电网电压质量平均提高了1.09个百分点,增加输配电设备出力7.3%,大大降低了电网电能损耗;同时,提高了电力系统运行稳定的可靠性,值班人员的工作量只有原来的十分之一。

  2000年,该系统通过了省科学技术委员会的技术成果鉴定。专家们的评价是:技术先进、运行可靠、实用性强,填补了国内空白,达到国际先进水平。

  “恨不得一夜之间把事情做完”

  印象中,搞技术的人都不善言辞。许杏桃则不然,一个外行看来深奥难懂的“无功”理论,他能侃侃而谈一两个小时。

  “这都是被‘逼出来’的。”系统研发出来后,许杏桃来不及沉浸在成功的喜悦里,立即“南征北战”,不遗余力地推介他的科研成果。

  2004年8月底,许杏桃刚安装调试完上海供电公司一座220千伏变电站的无功电压优化控制系统,“真想回到家中,美美地吃上一顿,然后蒙上被子睡他个一天一夜。”

  可是,他停不下来。按照约定,第二天下午,他将在北京供电公司一个能容纳500多人的报告厅里,讲解他的创新成果。

  当天,许杏桃站在高高的讲台上,突然感到体内巨大的疼痛。他忍了忍,讲课进行了约1个小时。他再也抑制不住了,艰难地走进卫生间,忽然眼前一黑趴在了地上。

  急性胰腺炎!北京友谊医院的专家说,这种病的死亡率高达50%。许杏桃实在太累了。两天后,他脱离了危险;20天后,他坚持出院并回到泰州,又投入到紧张的新产品研发中。因为康复不完全,仅仅过了半个月,他再次被迫住院。

  据测算,2006年,我国电网电能传输损失电量达2000亿千瓦时,超过两个三峡发电站的年发电量;由于用户端电压不稳,全国每年直接浪费电量500亿千瓦时。“想到这些,我就停不下来,恨不得一夜之间把事情做完。”许杏桃说。

  “这套系统我愿免费送给全国使用”

  许杏桃主持研发的科技产品有着巨大的市场前景。于是,他被一些精明的商人盯上了。

  2000年,深圳一家生产电容器的私企老板悄悄找到了许杏桃:“像你这样的人,还拿那么点死工资干啥?如果到我们这儿来,每年给你100万元。”

  “如果当初供电公司不拿出资金来供我搞科研,就没有我的今天。”他谢绝了对方的好意。

  许杏桃身上有着老派知识分子的“迂腐”———金钱观念淡薄,但又深信自己的价值远不止一两百万元。

  多年来,许杏桃已申请国家发明专利7项,获得中国电力科学技术进步奖2项、省科学技术进步奖2项、省电力公司科技进步奖5项成果。

  去年“五一”前夕,许杏桃参加了江苏省委举办的新老劳模座谈会。时任省委书记的李源潮这样评价他:这种通过科技创新实现节能的人才,正是我们需要的时代英雄。

  近日,供电网无功电压优化运行集中控制系统被评为“全国职工十大科技创新成果奖”。“这套系统我愿意免费送给全国用户使用。”采访快结束时,许杏桃推了推眼镜,说了这么一句话。

  “免费的!”他又重复了一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