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晚报 > 内容

秸秆焚烧为何屡禁不止?

2009-11-10 10:53:13来源:泰州晚报作者:记者唐春杰 严小乔

  

  

  

  

  本报讯 (记者唐春杰 严小乔)虽然秸秆焚烧政令严明,虽然各级都有奖惩措施,但目前秋播已近尾声,市区还是不时“狼烟四起”,这究竟怎么啦?记者昨日走进部分村庄,探个明白。

  “是不是已过了‘风头’?”

  昨天下午4点多,记者在朱塘村田头看到,麦子已经播种,一处空地上堆着不少稻草,正借着风势燃烧,火光熊熊,浓烟弥漫。呛人的烟雾飘到不远处的凤凰东路,能见度下降,车辆通行受到影响。

  记者拍照时,一名男子赶到现场。他说,这块空地是朱塘村、孙唐村两村的公共地带,由河沟填埋而成。见到火光,他立即赶来查点。

  该男子不愿透露姓名,自称是朱塘村副支书,负责这一块。他说,村里对禁烧工作抓得很紧,有40多名巡查队员,落实岗位责任制,实行24小时值班。之前村里未发生焚烧秸秆的现象。但这几天巡查停止了,因为巡查人员需要支付报酬,而且麦子已种下去了。

  他解释说,村里秸秆大多已还田,正在焚烧的秸秆是两村村民零星堆在这边的,可能有人放火把秸秆烧掉,准备种菜。

  记者看到,空地西北侧不远处还有一处着火点,但朱塘村的干部未带扑火工具,对突然燃起的大火束手无策。

  对于禁烧工作,该村干部纷纷说“压力很大”,朱塘村有3个自然村,管理范围大,有2000多亩农田。该村不少村民已拆迁住进了小区,没有烧草的锅灶,秸秆就成了大难题。

  记者采访时,发现东北方向数百米远处也有一处着火点。正在地里劳作的一名妇女说,那处着火点属于孙唐村。

  记者从田里抄近路赶往现场,三名工作人员正拿着工具扑火。明火扑灭了,还在冒着浓烟。一名男子告诉记者,他是孙唐村负责禁烧工作的,这是有人偷偷放火。由于现场没人,是哪家的田,他不清楚。

  记者采访时,孙唐村一名村民问记者,现在是不是已过了“风头”,可以焚烧秸秆了?她说,她家屋子旁边堆着不少秸秆,烧灶用不了,前段时间查得紧,等过段时间放火烧掉一部分。采访中,部分村民表示,将把零星的秸秆“下沟”,或者分批烧掉。

  禁烧意识不可减弱

  目前,麦子已种下,秸秆禁烧工作也接近尾声,为何秸秆焚烧现象还是屡禁不止?

  市农委副主任陶进春认为,首先是村民的禁烧意识有所减弱。禁烧之初,大家都抓得很紧,随着秸秆禁烧工作接近尾声,不少村民认为该检查的都检查过了,堆放在田间的零星秸秆无法处理,现在烧掉一点应该问题不大。

  其次,部分村民对村干部有抵触情绪。有的村民存在故意纵火的嫌疑。市农委林业站站长陈强连日来一直在田间巡查,对此感受较深。他说,近日,一共出现两处规模较大的着火点,一处属凤凰街道塘湾村,另一处属野徐镇老庄村,这两处着火点,都是秸秆集中堆放点,或在废沟里,或在田埂上,并不影响村民耕作,这两处很可能是有人故意纵火。

  野徐镇老庄村委会主任宗家明也对此持相同观点。他说,8日晚,他们村集中堆放在废沟的秸秆着火,很可能就是有村民报复村干部,因为前段时间,村里拆违力度较大,部分村民对村干部有意见。

  另外,部分村民把无法处理的秸秆堆放在河塘边,一旦下雨,从秸秆里流出的水可能会污染鱼塘,有村民就把堆放在鱼塘边的秸秆一烧了事。

  目前,对于集中堆放的秸秆去处问题,不少村干部均表示没有好的解决办法。对此,陶进春说,秸秆禁烧接近尾声,不少村的秸秆无法处理,采取了集中堆放的方式,这部分秸秆存在很大的着火隐患,对于这部分秸秆的去处问题,亟待研究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