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综合 > 内容

大小非减持的六种金蝉脱壳法

2009-03-20 15:14:09来源:北京商报作者:佚名

  证监会近日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12月19日,上市公司增持金额接近40亿元,增持股份接近6亿股,均超过同期“大小非”减持数。不过, 这似乎并不能扭转大小非不断减持的现状。在监管层的维稳基调下,更多的大小非不再选择从二级市场“蛮干”,而是创造性地利用各种机遇来实现金蝉脱壳。投资者突然发现,很多时候,上市公司这厢发公告计划重组,大小非那厢忙着减持股票……

  对敲“漂白”

  典型事件: 广宇发展股东溢价出逃

  昨日,广宇发展出现在深交所大宗交易的名单上,53.94万股成交价格为3.30元。然而昨日,广宇发展股价最高也仅有3.16元,最低仅3.02元,最终收盘为3.11元。在大宗交易上成交的价格较广宇发展昨日收盘价高出6.1%。

  根据规则,批发价应一直低于零售价。而根据统计,一直以来,大宗交易市场上卖出的股价较二级市场平均低2%-5%,尤其在市场惨淡的现在,低10%甚至20%也并不罕见。然而广宇发展的情况却是批发价高出零售价,而且还高出不少,这确实令投资者怀疑是否出现过桥减持或者利益输送。

  此前,证监会发布《上市公司解除限售存量股份转让指导意见》规定,1个月内大小非不得在二级市场上减持超过1%。此后,大宗交易开始火爆起来,而大宗交易价格高出二级市场价格也屡见不鲜,包括前期闹得沸沸扬扬的海通证券。分析人士指出,这些高溢价的买入,其中不乏通过对敲“清洗”大小非烙印方便在二级市场上减持的,也不乏利益输送。

  除通过对敲方式以便在二级市场上减持的,大小非还有多种方法“逃生”。

  双管齐下

  典型事件: 海通证券日交易16次“大宗”

  11月21日,海通证券12.89亿股增发限售股解禁,一轮增发股东借大宗交易逃生的竞赛开始了。仅仅11月21日一天,海通证券在大宗交易信息上就现身16次,合计成交约1.4亿股。随后4个交易日,还有合计8个交易日,超过2600万股从大宗交易上被交易。

  同时,在二级市场上,海通证券股东也不断卖出,即使跌停也难阻卖出热潮。从11月25日之后的8个交易日里,海通证券换手率接近100%。

  如此疯狂、不计成本的出货,造成海通证券股价的直线暴跌,从解禁前的超过13元一路跌至不足8元,跌幅超过40%。

  狐假虎威

  典型事件: 四川圣达三大股东轮番套现

  11月7日,在诸多利好的刺激下,A股走出一波超过20%的反弹。在市场开始活跃、成交量不断上升时,四川圣达的三位股东开始积极卖出手中的股票,在大势好时不断找股民接盘。

  11月17日到11月24日,四川圣达第三大股东中泛投资卖出公司254.15万股。截至11月25日,四川圣达第二大股东怡威发展减持手中284.58万股四川圣达的股票。11月27日到12月2日,四川圣达第一大股东圣达集团抛出手中222.16万股股份。

  四川圣达的第一大、第二大、第三大股东借整个大盘活跃时轮番抛出手中的股份,套现积极性难挡。截至12月6日,怡威发展累计减持四川圣达股份1174.5万股,占四川圣达股份的5%,手中仅持有4.43%的股份。中泛投资也累计减持四川圣达股份达到5%,目前持有四川圣达股份不足5%。

  即使是第一大股东圣达集团,12月11日再次挂牌卖出四川圣达305.37万股,将手中无限售条件的股份减持到所剩无几。

  暗度陈仓

  典型事件: 吉林制药股东假重组真减持

  这边发重组消息,那边忙着减持,吉林制药的股东表现得似乎一点也不相信重组能够带来多大利益。

  2008年4月,吉林制药因为重组停牌。7月16日,吉林制药发布重组公告,拟通过定向增发注入资产。消息一出,公司股价连续涨停。在10月16日,吉林制药还发布了重组进展公告,表示即将注入的资产大盐滩钾矿已经建设完成并投入生产,公司股价再次涨停。

  然而,在重组消息不断发布时,吉林制药的第二大股东明日实业却在不断减持手中的股份。截至11月18日,明日实业已经在二级市场上卖出791.22万股吉林制药的股份。

  今年2月,吉林制药的股价在7-8元之间。尽管股市暴跌,宣布重组失败前的11月21日,吉林制药股价仍然收于10.09元。吉林制药今年前三季度净利润同比大幅度下降75.08%,如果不是今年4月份公司发布重组公告,吉林制药的股价不可能如此坚挺。无论从哪一方面看,重组消息都是明日实业高价套现的重要支撑。

  更令人叫绝的是,发布减持公告后仅仅9天,在11月27日吉林制药就发布重组中止的公告,公司股价连续4个交易日跌停。如此巧合,令市场一片哗然,更令投资者感觉受到愚弄。

  如果说由公司发布重组消息还需要冒一定风险的话,通过市场散布重组消息更容易达到目标。进入一些ST股的股吧,会发现重组消息层出不穷,比如ST赛格的股吧上写着“赛格将有重大资产重组,可能是将深圳然气注入,股价将涨10倍”;*ST泰格的股吧上写着“求证*ST泰格与一家龙头国药集团秘密商谈重组”等等。

  所谓的“利好”不断,但公司股东也在不断出售手中股票,这令投资者难免怀疑这些公司的股东有借市面上利好不断出货之嫌。

  高管“抬轿”

  典型事件: 辰州矿业股东借高管增持跑路

  高管一边在增持,股东一边在减持,辰州矿业股东非常成功地借势高位抛售。

  10月31日,辰州矿业发布公告表示包括董事长在内的8位高管,在5.99元-6.61元之间增持公司2.24万股。尽管增持数目不多,但是在随后A股的反弹中,增持概念股被好好地炒作了一番,辰州矿业的股价也最高涨到9.44元。

  不过,11月28日,辰州矿业发布公告表示,第二大股东清源德丰截至11月27日共出售公司股份1811.64万股。11月27日清源德丰还出现一次误操作,本来将卖出的4000股变成买入。

  看来,增持和减持很多时候是同时存在的,股民并不能因为增持而对公司掉以轻心。

  见兔撒鹰

  典型事件: 创新置业暴涨期隐不利消息

  创新置业的股价从12月1日开始暴涨,股价在短短13个交易日从3.83元涨至最高7.49元。可是,公司12月19日才发布公告表示,控股股东收到12月10日印发的《关于湖南祁东神龙矿业有限公司老龙塘铁矿采选工程环境影响报告书的批复》。

  同在12月19日,创新置业表示:第四大股东迈克生化截至12月17日出售公司187万股。如此巧合,不能不让市场和媒体产生质疑:暴涨的股价、迟迟披露的信息、股东出售股票,这三者之间究竟有没有关联?

  受此怀疑的并不仅仅只有创新置业,深南电A近期也因延迟披露对赌协议中止的利好消息且其在此期间股价暴涨,而受到“是否有内幕交易”的广泛怀疑,其中是否有股东借机减持也并不清晰。

  记者手记

  如何解大小非难题?

  此前,证监会多次表示大小非的政策不变,这也就意味着不可能不让大小非减持。而大小非为了自身利益,通过种种手段高位套现,这在A股市场上也并不鲜见。以上提出的种种减持方法,很多公司大小非为了减持并不是仅仅利用其中一个,而是多方面使用。

  曾有一位市场人士给了这么一个模式:在大小非解禁时,先通过大宗交易卖给接盘的机构,让接盘的机构不断对敲制造人气,同时在市场上传播一些利好消息,趁股价涨起来一鼓作气卖出,就能够实现高价套现。

  在这一过程中,普通股民则是被蒙蔽者。如何平衡股民和大小非利益?中国人民大学金融与证券研究所所长吴晓求曾经提出,大小非解禁期限应该延长10年。发改委的专家也提出,应该对大小非减持征收暴利税。不过,也有人认为这样改变了此前制定的游戏规则。

  即使不改变大小非的减持方式,使大小非减持更加透明,对违规减持的大小非处罚更加严格,也是当务之急。比如,严厉打击“过桥减持”。大小非通过大宗交易卖出股票给“接盘者”,一方面拉动市场人气,一方面规避大小非每月在二级市场上减持不超过1%的规定,这一违规做法管理层应该严厉打击,抓住一个就应该严厉惩处。

  此外,也可以要求大小非在披露上进一步细化,比如在大宗交易上的披露,比如减持达到总股本0.5%时要求上市公司披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