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国小鲜@基层之治


【走向我们的小康生活】泰州:渔民退出“江湖”,日子照样有奔头
2020-07-17 10:26:46

护渔船。
        每天清早8点,谢洪兵都会来到长江靖江段夏仕港码头,走上护渔船,去江面巡航护渔。
        对于这份新工作,谢洪兵有些不习惯,规定8点上班,却总是5点就醒来。原来,他曾是渔民,习惯了早起。相比于作息时间的变化,他和以前更大的不同则是从老想着怎么捕鱼,变成了开始思考如何保护鱼。
        谢洪兵的变化,是长江渔民退捕上岸的缩影。
      为保护长江生态,2020年1月1日起,全长52.3公里的长江靖江段常年禁捕,靖江全市4000余名渔业人口全部退捕上岸。在这过去的大半年时间里,与谢洪兵一样,很多渔民离船转产,努力开启新生活。
谢洪兵(右二)和他的护渔队员。
 “今年开始,开护渔船”
        谢洪兵今年55岁,曾是靖江渔业公司最高产的捕鱼能手之一,“渔龄”超过40年。2019年10月开始,靖江全面部署长江退渔禁捕工作,1000余艘渔船及附属船舶悉数拆解、沉礁,谢洪兵等渔民上岸,开始新的生活。
        为了保障渔民生活,靖江采取一系列措施,帮助渔民寻找工作。由于谢洪兵熟悉江流河道以及捕捞手法,靖江市农业农村局邀请他和其余19名捕鱼高手一起,组成靖江护渔队,协助渔政部门开展日常江面巡查,打击非法捕鱼行为,助力长江大保护。
        每天早上8点,谢洪兵和两名队员一起,开着护渔船进行一次例行巡逻。一次,执法船刚到长江新港附近水域,谢洪兵就发现远处有一块白色泡沫:“这是盗鱼者放的,打算在标定区域撒网捕鱼,必须把它清除。”谢洪兵靠近后,用爪钩把泡沫下的绳子套住,慢慢拉上来。
        之所以能这么娴熟,是因为谢洪兵家三代打鱼,他生于渔船、长于渔船,以为自己也会像父辈一样,在船上度过一生。随着国家采取措施保护长江流域生态,他的人生轨迹也发生了改变——2020年1月1日,谢洪兵正式上岗,从捕鱼人变成护渔人。
        不变的是地点,变化的是人生。退渔后,谢洪兵双喜临门。有了新工作,还添了新房。原来,伴随着退渔上岸,去年政府推出了针对渔村的危房搬迁工程,谢洪兵以低于市场价的价钱拿到了一套新房。谢洪兵说,“想起当初上岸时,妻子看着渔船被拆解,泪流满面,而现在,我们夫妻两人一个护渔,一个在家打零工、想着装修新房,每天挺开心。”
华爱林在靖江一个水上工程队打工。
 “这辈子还是离不开水”
        早在2019年12月获悉“长江禁捕势在必行”后,靖江市渔业公司六分公司渔民华爱林就开始谋划转产。“我才50岁出头,孩子还没成家。这年纪不能等靠要。”从那时候开始,没读过多少书的华爱林开始关注各类考证信息。之后,他花费近千元到泰州参加培训,取得了普通船员证书。
        2020年3月底新冠肺炎疫情好转后,华爱林便带着证书四处找工作。“我3月到5月在靖江本地的水上工程做了2个月,现在跟着工程队在南通一家海洋公司里做船员,工资还行,就是不稳定。”华爱林介绍,受疫情影响,他的求职之路非常坎坷。但他也没有气馁,一直在边打零工边四处打听。
        与华爱林相似,年龄在45岁至60岁的退捕渔民大多还是“离不开水”,想找船舶驾驶、船员或是“跟水搭点边”的工作。“一分公司有100多名退捕渔民,70%在打零工,在南通、上海等地海洋公司里做船员的就有十多人,靖江顺海船舶有限公司也吸收了一部分渔民就业。”靖江市渔业公司一分公司经理倪海群介绍。夏华根、张华才、周金保等退捕渔民说,目前企业开出的船员工资为180元/天,一个月工资也能有5000多元。
护渔队在长江靖江段巡航护渔。
“闲不下来,找点事做”
        靖江市渔业公司四分公司是我市渔民最多的渔业分公司之一,上岸渔民超500人。“基本上有工作能力的很少有闲在家里的。”靖江市渔业公司四分公司经理徐志洪介绍,公司所在的夏仕港附近有众多企业,年纪轻的渔民上岸后大多都在做船员。年纪稍大一些的“50后”“60后”到附近工厂做保安、保洁员,还有的在斜桥集镇上的超市、饭店打零工。
        靖江市渔业公司一分公司的上岸渔民曹红妹在新桥镇一家小饭店打工。“孙女4岁了,我以前打鱼没时间照顾她。”曹红妹说,现在打打工还能带带孩子,比以前轻松了不少。
        据了解2019年10月以来,靖江针对渔民生活现状,从渔船拆解补偿、转产渔民社会保障、就业帮扶等方面制订了具体实施方案,帮助上岸渔民解决后顾之忧。目前,靖江所有退捕渔船已悉数处理完毕。近期,靖江对退捕渔民就业意愿开展调查,今后将根据渔民的需求提供烹饪师、保安员、钳工、电工等10多项技能培训,培训合格后由人社部门发放职业技能证书,为渔民转产就业创造更多机会。
护渔队在长江靖江段邂逅江豚。